成都心理咨询 | 成都心理咨询专家 | 联系我们
 

 

关于我们


专家咨询师

张月维

简介: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、法学学士、应用心理学研究生;国家授证家庭系统排列高级指导师。四川师范大学外聘心理专家近十年,从事十多年心理咨询与家庭医... 详情>>

邢智

简介: 男 37岁,毕业于电子科技大学,2007年获取国家心理咨询师资质,国家二级,潜心学习心理学理论知识,参与咨询实践活动,精通催眠技术、NLP神经语言... 详情>>

活在‘另一个世界’的孩子

来源:心灵空间 发布日期:2013-09-02 浏览数:1367 【收藏本页】

题记:案主属于典型性神经症,不得不做家庭系统排列。虽是我第一次做家庭系统排列,但成功的尝试,给了我很大的勇气。从此我开始了‘家庭系统排列’的治疗之路,获益匪浅!
 
     。。。。。。一个十四岁的大男孩,刘宇的身体相对单薄,四肢和脖子比较长,其他倒没什么特别的,但看到他填写的表格,却让我很意外,因为刘宇填写的表格内容,除了姓名和性别正确以外,其他内容完全是答非所问,比如:
在“你有几个朋友”一栏,刘宇填写:“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”;
在“家庭有几个成员”一栏,刘宇填写: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”;
在“小时侯印象最深的事情”一栏,刘宇填写:“妈妈最爱我”。
我看了看刘宇,没有任何不正常,于是也没有太在意,凭经验,许多逆反期的孩子,被家长强制性的带来做心理咨询室,为了提高学习成绩、才来找学习的方法,心理烦躁便胡乱填写《个人信息情况表》也很正常。。。。。。
“妈妈,我脑子进虫子了?”。。。。。。沙箱作品呈现出刘宇对“未来”感觉一片空白,有精神障碍倾向;大脑信息处理系统存在偏差,‘滞后’现象严重,答非所问,无法正常沟通,找不到自己,没有活在当下,“负能量场”强大并且集中在心理中心位置,外在综合特征有神经症倾向。。。。。。
。。。。。。刘宇妈妈陈女士中等身材,皮肤白皙滋润,年轻漂亮,穿着时尚得体,很有知识分子的风范。通过和她的沟通,我得到刘宇的成长信息:
刘宇出生时是剖腹产,医院评分是满分。很乖很漂亮。印象最深的是他十个月的时候学走路,一次摔交后哭得非常厉害;一次从床上掉下来,也是哭得很厉害,其他没发现过有什么不良情况。
刘宇两岁半才开始学说话,因此许多人那时都说是‘傻子’。两岁教他说话时,因为父母工作很忙,就请保姆带领,当时认为孩子可以自己领悟,可能耽搁了孩子,导致今天的结果。“他心里什么都清楚,就是表达不出来,而且多是答非所问,无法沟通交流”。妈妈很愧疚地说。
刘宇三岁才上幼儿园,开始出现一些不正常表现:吃饭不会吞咽东西,塞在嘴里吃不了多少;常常自己把小虫子、蚯蚓、蜗牛放在手心玩,喜欢养各种小动物,小狗、乌龟都养过,虫子飞了、蜗牛、蚯蚓死了,他会伤心好多天;乌龟、小狗死了,他都坚持埋在公园里,做一个墓地,他还坚持定时去祭奠。
在沟通方面,刘宇基本上听不到父母的指导性语言,好像他的身体动作不受自己控制一样,有时候不断的向水盆里丢东西,很久停不下来,之后他自己也很着急。
妈妈说:“总觉得眼前的刘宇却生活在另外一个世界,经常一个人自言自语地哭、笑,他也知道那样是神经病,但是说这些他表情很平静。。。。。。
 “家庭系统排列”实录
。。。。。。张月维:在圈里挑一些人代表你们在世的家庭成员,凭你的感觉把他们推到场地中间,呆会儿再把流产的孩子加进去。
陈女士起身,选出三名代表,排列如下图—1:

 
三个代表刚刚站稳,母亲的代表突然举起左手在左耳朵边做出扇风的手势,又好像在趋赶蚊子的动作,连续几次后,匆忙地说:“等一下、等一下,你们听到没有?有好多婴儿在哭哦?”
众人:(惊诧)没有听到。(排列室高居顶层的7楼,鲜有人至,哪来的婴儿?)
我心中明白这和母亲的职业(妇产科医生)有很大关系,但如此强烈也出乎我的意外。
张月维:(对母亲的代表)如果你能坚持,我们就继续,难受的话,你可以一半回到自己的身份,一半在代表的身份里,这样你就会轻松些。
母亲的代表:好的,不过我确实听到有好多婴儿在哭,真的,怎么回事呀?(代表不知道案主任何职业信息,所以很惊讶)
张月维对母亲的代表:相信你的感觉都是正确的,我了解你的感觉。接受它的存在,如果不舒服可以抽离一半回自己。(非常感谢当天的代表,恰逢我的同窗好友,我知道她有这个能力抽离部分出来)
张月维对父亲的代表:你在这里的感觉是什么?
父亲的代表:我感觉到儿子很孤单、很无助,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帮他,很想走近他,他却在躲避我,这让我有点不舒服。
(这与系统排列前,陈女士多次表示丈夫已经完全放弃了这个儿子有些出入)
刘宇的代表先是挪到妈妈身后,然后不停的向后退,最后退到不能再退的墙角处,面对墙角停下来。。。。。。
咨询师的话:刘宇的‘心理世界’还需要进一步整合。另外,由于陈女士的工作特性,还需要做一些工作。此时,我不禁想起某家庭系统排列导师说过:“所有的妇产科医生都要付出代价!” 。在唯一的一次‘家庭系统排列’中,陈女士的代表左耳听到清晰的“群婴”啼哭声、刘宇(代表)在妈妈(代表)从身后靠近时感到恐慌,都是例证!而爸爸虽然经常打骂刘宇,但刘宇(代表)却更愿意爸爸靠近他、给他支持和帮助。。。。。。

 

 
版权所有 (C) 2013 成都市心灵空间文化传播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. 网站建设:成都元鼎信息关于我们 | 服务项目 | 专家团队 | 联系我们   蜀ICP备13020453号-1
乘车路线:地铁一号线金融城站A出口前行300米左侧;  公交 公交125 162 184 509 D016 D017 D018 G25交子北一路站,G60 G61 G58 G59锦晖西一街站下车即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