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都心理咨询 | 成都心理咨询专家 | 联系我们
 

 

关于我们


专家咨询师

张月维

简介: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、法学学士、应用心理学研究生;国家授证家庭系统排列高级指导师。四川师范大学外聘心理专家近十年,从事十多年心理咨询与家庭医... 详情>>

邢智

简介: 男 37岁,毕业于电子科技大学,2007年获取国家心理咨询师资质,国家二级,潜心学习心理学理论知识,参与咨询实践活动,精通催眠技术、NLP神经语言... 详情>>

戒除网瘾不是梦(1)

来源:心灵空间 发布日期:2017-11-22 浏览数:664 【收藏本页】

戒除网瘾并不难,难的是找到痴迷网络的真正心理动机!不同的人网瘾的原因是不一样的,这就是为什么心理咨询必须要“一对一”的去进行的根源。

   

 

一、初诊接待信息:

    名校文科毕业的李佳(化名)今年28岁,大学毕业四年来,除了间隔的找了两个试用期的工作,短暂的上一、二个月班外,几乎都“宅”在自己的房间打游戏,身为大学教师的妈妈毫无办法,四年来每月必须给女儿生活费,继续供养着女儿的生活。

   “最可气的是每月3500元的生活费,她几乎都会用来购买游戏里的各类装备!吃饭大多数一个人时吃泡面,我们做好她就在家蹭,自己不会做饭、也不谈恋爱、不化妆、不购物、更没有任何朋友来往……”妈妈在电话里焦虑的诉说着女儿的状态。

    约好了咨询的时间,在高新区锦晖西一街791014的心灵空间工作室,我和李佳有了第一次的接触。她身材高挑、五官端正、装束却极为简朴。沟通中,她低眉顺眼,极力躲闪着我的目光接触,很难想象是四川知名大学的文科毕业生。

    我努力捕捉着她所有的语言、非语言信息,感到非常吃力。

    李佳坦然承认妈妈抱怨的所有内容,面部表情并无不安或者尴尬。在咨询师的追踪下,了解到李佳比较完整的成长经历:

    李佳外婆是某高校的教授,爸爸老家在南充农村,大学毕业在成都工作,和妈妈结婚后,作为上门女婿入赘到外婆家里的,妈妈是另外一所大学的教师。虽然爸、妈、外婆、外公偶而争吵,但是共同宠爱着的小李佳,童年时期倒也幸福。不过在李佳6岁的时候,外婆怀疑爸爸是贪图她的家产、房产,引导妈妈和爸爸离婚,并且把爸爸赶出了家门。外婆非常强势,妈妈对外婆几乎是言听计从,现在,年迈多病的外公也在另外一套小房子里独居生活。

爸爸刚离开家的时候,生活非常窘迫,租住在很简陋的农房里,曾经接李佳去玩过几次,也继续努力和妈妈复婚。由于外婆反对,没有成功。读书后就和爸爸没有任何联系了。据说现在的爸爸事业有成,也已经再婚并且生了一个5岁的弟弟,妈妈仍然孑然一身,过着一成不变的大学教师生活。

李佳开始上学时,妈妈就教导女儿:如果说父母离婚就会被同学、老师瞧不起,所以要说‘爸爸常年出差在外地’。后来还是被小学老师猜测到了,李佳觉得自己的谎言被戳穿,从此,和人交流从来不敢看对方的眼睛,也就没有很深入交流的好同学、好朋友。

由于李佳在中小学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,又一举考入四川的名牌大学,所以小时候李佳就迷恋网游,也没有引起妈妈的关注,直到近几年,大学毕业几年了,不工作、不做饭、不做家务、不谈恋爱,更不化妆和购物的李佳,照实让妈妈和外婆头痛了!

 

二、痴迷网游的原因

成都心灵空间的咨询师帮助过众多痴迷网络游戏的男孩子,一个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如此痴迷倒是第一次看到,不禁非常好奇。网游里的什么吸引了这个女孩儿?对于逛街、购物、化妆了无兴趣,完全沉浸其中,耗费着自己的全部青春年华!带着这样的好奇,开始了第二次的心理咨询帮助。

张月维:“李佳好,你愿意说说最早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打游戏的吗?”

李佳:“我忘了,反正很小时候就在打了,我的级别很高,许多人很佩服我的。”轻描淡写的口吻:“我读书的时候中、小学都是走读生,回到家作业写完没什么事,也就只能打游戏呀。”

张月维:“奥,这样啊!”我也故作轻松地说:“那你打游戏那么多,妈妈、外婆也不管吗?你曾经说外婆很强势。”

李佳从鼻子里“吭”了一声,非常不屑地说:“她们只看我的成绩,只要我的成绩好,就可以什么都不做,敞开玩我喜欢的游戏。”

“这样啊”我若有所思……

 张月维:“你愿意说说你的爸爸吗?你印象中的爸爸是怎样的人?”

“对爸爸没什么特别的印象”李佳说:“只记得小时候他要带我出去玩,后来他和妈妈离婚,他搬出去以后,还接我到他租住的房子里去玩,很简陋的民房,没有卫生间,在屋子里解手就用那个木桶,我当时觉得很好玩。”

“虽然很简陋,但是和爸爸在一起的时间我很开心!”李佳补充。“后来妈妈拒绝和爸爸复婚,我就好久好久见不到爸爸了。一直到最近才知道爸爸已经再婚并且生了一个弟弟,现在都4岁多了。”

张月维:“整个读书阶段都没有和爸爸有什么联系吗?”我有些不太相信。

李佳:“是的,妈妈和外婆只让我专心学习,其他的什么都不让我参与。”

张月维:“这么多年想爸爸吗?”

李佳:“想啊,但是他好像根本不想我!他从来也不来找我。”

张月维:“那你最早对爸爸的记忆是什么事情,还能想起来吗?”

李佳:“最早的事情呀?都不好意思说,我很小的时候,记得爸爸总是坐在电脑前打游戏,好像很开心的样子。有一次我站在旁边自慰。他都不看我一眼,好痴迷哦!”

张月维:“你多大呀都知道自慰?”我很惊讶地。

李佳:“记不清了,大概3--5岁吧,反正很小。我就是记得自己在他旁边自慰,他还是不理我。原来的咨询师也说我小时候被性侵过,但是我一点儿都记不起来了。”

张月维:“哦,那你自慰是想达到什么目的那?”从发展心理学的角度看,3--5岁正是那孩子的恋父情结时期,我像发现了“新大陆”似的!

李佳:“应该是要吸引他的注意吧,我也不清楚自己那时候怎么会那样。”羞涩又无奈的表情。

张月维:“那你能回忆起怎么学会打游戏的吗?谁教你打游戏的?”

李佳:“爸爸离开家后,电脑没人用,我就开始去东敲西敲的,很快就学会了,妈妈还夸我很聪明呢。”

咨询师的话:李佳打游戏的表象背后,有着与爸爸连接的深层次动机!而且打游戏还成了妈妈为数不多的肯定她的原因,这就大大强化了李佳打游戏的行为。

知道了问题的根本原因,就等于拿到了解决问题的“金钥匙”。带着这个动机,迎来了第三次心理咨询。

 

 
版权所有 (C) 2013 成都市心灵空间文化传播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. 网站建设:成都元鼎信息关于我们 | 服务项目 | 专家团队 | 联系我们   蜀ICP备13020453号-1
乘车路线:地铁一号线金融城站A出口前行300米左侧;  公交 公交125 162 184 509 D016 D017 D018 G25交子北一路站,G60 G61 G58 G59锦晖西一街站下车即到